央广网重庆5月26日消息(记者肖庆华 实习生陈玺睿)5月24日,距离新赛季还有10天。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宣布正式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重庆两江竞技成为三年内,第三支解散退出中超的俱乐部。

  闻讯赶来的球迷,在俱乐部门口摆上鲜花,与球员依依惜别。重庆足球迎来至暗时刻。

  5月24日上午,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俱乐部自1997年代表重庆征战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二十六年间历经沉浮,始终顽强拼搏,树立起了西部职业足球旗帜,也成为了重庆城市文化体育名片。

  2016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取得过中超联赛历史最好战绩。

  然而受疫情和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俱乐部已经负债累累,无力再维持俱乐部运营。自2021年初起,当代集团曾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保留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

  俱乐部停止运营后,将通过后期的诉讼追偿、债务回款、资产出售以及集团借款等方式,持续筹措资金,尽最大可能逐步清偿欠薪。

  对此,重庆市足球协会发布公告回应表示,对俱乐部从自身经营实际出发作出这个决定表示理解和惋惜。

  此前,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全队发布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表示愿意自动放弃2021年4月30日前俱乐部拖欠的薪水,希望可以按照步骤完成股改拯救球队。

  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前身是1994年成立的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2000年重新组建为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2016年底,武汉当代集团入主俱乐部后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2021年,俱乐部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

  “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些为重庆队呐喊助威的场景,那些‘重庆雄起’的口号还回响在耳边,真的很舍不得。”重庆球迷胡先生赶到俱乐部所在地,轻抚着围墙上的球队围巾依依不舍。

  “作为一名老球迷,我非常热爱重庆足球,追求一种不服输的拼劲。希望重庆未来能够重新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足球队。”重庆球迷蒋君林无比伤感。

  作为重庆足球的铁杆球迷,上游新闻资深摄影记者高科并没有去现场告别。“我没去,我觉得我去了会更加伤感。因为‘力帆’(球迷对球队习惯性称呼)跟我参加工作的时间基本上是同步的。现在它解散了,我也马上要告别记者生涯了。”高科说。

  2000年,高科扛着相机成为摄影记者的第一年,就遇上了重庆足球的巅峰。“第一场比赛就是力帆足协杯夺冠。”高科说,此后22年,除了疫情后的赛会制外,球队的主场比赛他基本场场不落。

  5月24日,悲伤的高科发了一条朋友圈:2000年重庆队夺得足协杯赛冠军是我到报社工作的第一年。以为是开始,没想到却已经是巅峰……

  这条朋友圈的9张照片中,第一张就是他当年亲手拍摄的足协杯夺冠照:全队身穿金色的冠军服,簇拥着高高举起的奖杯。其它照片还有为中超开幕的郭富城,李章洙中国执教100场纪念,球迷秀书法欢迎越南头号球星黎玄德加盟……最有意思的一张是外援金尼进球后庆祝,抢过了在场边拍照的高科的相机,对着队友猛按快门。这一画面被一旁的其他媒体记者拍下,成为经典。

  不破不立 涅槃才能线岁的生日。他的朋友圈全是女儿过生日吹蜡烛的照片和视频,与足球没有一丝关联。

  在范天亮看来,当年的重锤并未触及中国足球的灵魂,金元足球反而激发了中国足球根子里的毒瘤。足球没有成为良性发展的产业,反而成为资源支配者个人的生意,就不难理解为何一直恶性循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