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私人律师科里尼的话说:“布丰陷入某些人故意设置的埋伏中。”按中国网络流行语翻译就是:布丰躺着中枪。

先是就2比2平局合理性的名言“宁要两伤,不要一死”的奇妙逻辑,后是给帕尔玛一家博彩投注点神秘的巨资划账,布丰在备受攻击中仍能保持清醒和幽默,“我真是自找麻烦。几天前我带着情绪说完那番话后,我就意识到有事要发生。”

“几天前”指的是上周三媒体见面会上他的一番脱口秀,“意大利还有没有?有没有思想自由了?请听清楚我的话,非法赌博及由此而来的造假,和足球界某种环境下利于双方的平局,这是两码事。你们干嘛非要混为一谈,把我和赌球案也连到一起?”

在布丰看来,这番激烈言辞招来另一番杀身之祸。独白后第二天即上周四,他那些说不清的“天文数字”转账被曝光,疑似与赌球、假球有关,布丰由此摇身一变,从局外人跳进涉嫌赌球的圈子内。

9个月14笔转账158.5万欧元戒赌是真还是假?都灵金融警察在接到意大利金融警署的指令后,对一家银行提出的布丰可疑转账汇款进行挖底搜查,发现2010年1月到9月之间,布丰向名为马西莫阿尔菲耶里的帕尔玛烟草店老板户头连续14次汇款,总金额158.5万欧元。金融警察2011年6月13日便将这份报告交给都灵检察院,内文注明 “布丰户头的转账交易不正常。最近一次是5.2万,累积共158.5万。这些不能直接证明布丰涉及非法交易,但也不排除上述款项与各级足联明令限制的赌球行为无关。”

报告交到都灵法院,法官最近才将报告递交给负责本次赌球案审查的克雷莫纳检察院。克雷莫纳方面索要资料理由是:布丰出现在对涉案人的电话窃听中,不法分子对布丰的称呼是“特别大牌的参赌人”;而且收款人阿尔菲耶里的户头与知名博彩公司Lottomatica有大宗金钱往来,克雷莫纳检察官“怀疑布丰的金融行为与不正当赌球有关,借助一个中转站流进博彩业,或下注或偿还此前的债”。

上周五傍晚,都灵金融警察进驻位于加里波第大街42号的这家烟草店,搜查长达3小时,电脑和记录簿都没放过。按规定,投注点每宗超过999欧元的下注必须专门登记在册。当时,老板阿尔菲耶里带着妻儿在美国度假,看店的是他父母和姑姑等长辈。警方初步报告说,没发现违法交易。报告交给检察院,后者表示将在欧洲杯结束后传唤布丰解释此事。

事情基本明了,布丰不在非法赌球网络中,未与此次曝光的涉案人发生关系,只是下注金额巨大。布丰好赌不是新闻,他效力帕尔玛时期的前女友、意大利人琳达切拉透露,布丰每年的赌资至少200万欧元。一位不愿留名的好友介绍,布丰对体育赌博到了痴迷的病态程度,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2006年世界杯前,布丰恰因此陷入审查风波,与电话门丑闻平行但无交集,领队里瓦陪同他到法院澄清,布丰自述从2005年11月起已戒赌,戒赌前确实对各类体育赛事下注不少,但从未对境内足球比赛下注意大利足协明文规定,在联盟注册球员不得参与本国联赛博彩业。当时调查布丰的突破口是给一位投注站老板佩里佐尼的1万欧元汇款,发生在2006年1月16日,布丰自辩是还债,佩里佐尼确认那是债款,但欠债人不是布丰,而是布丰的朋友布里尼奥尼,法官眼中的赌博高手。律师:朋友之间正常金钱往来布丰:有权支配薪酬当时对布丰的调查无疾而终,2007年由体育法官帕拉齐下令存档。今天重新翻出来,并案调查。当时布丰说,“我对网上扑克、高尔夫和赛艇等下注,确有200万,都是通过帕尔玛一位友人下的注。”当时未公开友人姓名,如今看来就是阿尔菲耶里。

布丰的律师科里尼说:“为保护隐私,不能把所有交易细节都公布出来。警方如今也知道收款人是谁,不知道钱干了什么。阿尔菲耶里是布丰的至交、信任的人,布丰托他在帕尔玛经营房地产,还有一些慈善捐款,或私人用途。比如2010年9月13日那笔汇款,是布丰购买20块劳力士手表的钱,这些表至今在吉吉的个人保险箱里。花销和布丰的收入成正比,我们能解释清每一笔的用途,和赌球毫无关系。只是两位老朋友之间的账目往来,凭什么和非法赌球扯到一起?再说了,证据呢?大笔转账就等于赌球吗?事情只因银行觉得布丰账目可疑而起,非常儿戏,金融警察也没收获任何实质突破,克雷莫纳检察院对赌球的调查人员名单上不可能有布丰。”

尤文(微博)主席阿涅利随即发问:“检察院没调查布丰,怎么大家都拿他当涉案分子讨论呢?不可思议。”布丰闻讯后第一反应是,“这都是陈年往事,怎么又翻出来说?”

上周五晚赛后,布丰挺直腰板,“我不生气,遗憾而已。我不是嫌疑犯,不需要和任何人澄清解释。我没做坏事,没损害任何人利益。钱是我自己的,我爱怎么花怎么花,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收集名贵手表,可以买画,可以帮朋友买房买地。我的账户非常透明,你们随便看。我明白了,下次我再花钱,先通知你们媒体和司法机关一声,是这意思吧?我一直是舆论焦点,有时正面,这次负面。真是个动荡的时期,我只能说:低谷时期走出来的,才是真男人。”

更清晰了,布丰的炫富、赌博和乱花钱顶多是道德层面的话题,无关司法。里瓦说:“目前这个经济环境,布丰的话让很多普通人嫉妒、难受和反感,应该更温和一些。但本质上,人家自己的薪酬有权支配,关键是他没做坏事。”阿尔贝蒂尼说:“我们在讨论布丰什么呢?他怎么了?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普兰德利保护爱将,“再强的男人,内心都有柔软一面,对外界声音不会无动于衷,请多点理解和支持。”

俩00后女生入住酒店遭老板私信性骚扰 还在门口光着膀子拿着菜刀要强行进房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