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的“拉伊卜”成为世界杯第15个吉祥物,中国球迷为它起的绰号是“会飞的饺子皮”。

11月13日,卡塔尔多哈,当地传统市场售卖世界杯周边产品。 图/IC photo

2022年卡塔尔足球世界杯开赛在即,作为最后一届由32支球队参赛的世界杯,人们的谈资与关注点并非仅限于比赛。从参赛球队规模、吉祥物、主题曲,乃至是否会出现新的“预测帝”,有关世界杯的一切都承载着球迷与非球迷的各种发散性思维和期待。

2017年1月10日,国际足联宣布,自2026年起世界杯参赛球队将增加至48支。尽管国际足联此后对“提前扩军”持开放态度,外界一度猜测是否会有48支球队出现在卡塔尔世界杯上,但在与东道主研究了各种可能性后,国际足联于2019年5月宣布,卡塔尔世界杯仍按原计划由32支球队参赛。

从32强到48强并非单纯的数字变化,国际足联此前承诺,届时世界杯32天的举办时间不变,各队整体休息的天数不会减少,进入决赛的球队最多参加7场比赛。48支球队将被分为16个小组,每组前两名进入32强淘汰赛。

过去21届世界杯,参赛球队规模经历了几次变更,1930年在乌拉圭举行的首届世界杯有13支球队参赛,在此后长达约半个世纪里,世界杯参赛球队的数量一直为16支(1950年为15支球队)。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实现首次扩军,参赛球队由16支增至24支。1998年法国世界杯扩军至32支球队,此后6届世界杯均为32队参赛。2026年由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联合举办的第23届世界杯将成为48强首秀。

在球迷心中,总有一届世界杯是“白月光”,也总会有一首世界杯歌曲的旋律在耳畔响起。

卡塔尔世界杯的首支赛事单曲《Hayya Hayya》于今年4月正式上线,曲风轻快,一如辽阔沙海中的悠扬驼铃,虽然目前反响与传唱度均略显平淡,但随着世界杯开幕,《Hayya Hayya》上演逆风翻盘好戏也未可知。

音乐同样可以传达足球的魅力,瑞奇·马丁的一首《生命之杯》可以轻易将人带回1998年法国世界杯,也令人们将《生命之杯》误认为是世界杯主题曲很多年——法国世界杯官方主题曲其实是由尤索·恩多和阿克塞拉·瑞德演唱的《我踢球,你介意吗》。

另一首承载着世界杯记忆的金曲是由夏奇拉演唱的南非世界杯主题曲《Waka Waka》,它可以轻易让人们回忆起呜呜祖啦,眼前浮现的是伊涅斯塔在决赛第117分钟的一剑封喉。

球迷们当然也不会忘记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主题曲《意大利之夏》,在那个夏天,这首主题曲被认为是东道主送给全世界的一份浪漫礼物。

,南美天后夏奇拉演唱的《Waka Waka》成为一首经典的世界杯主题曲。 资料

世界杯“小可爱”们的成长史可不短,可以追溯到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那只名叫“维利”、会踢球的卡通狮子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个吉祥物。随后的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东道主塑造的吉祥物形象是头戴墨西哥草帽的小男孩“胡安尼特”。

1974年德国世界杯则选择了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小朋友“提普”和“泰普”作为吉祥物,寓意为友谊与和平。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吉祥物是小男孩“高切托”,他头戴潘帕斯草原牧民的牛仔帽,身穿阿根廷球衣,手持马鞭,笑嘻嘻地单脚踩在足球上。

1982年的西班牙世界杯和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则没有遵循以人物或动物为吉祥物的惯例,西班牙世界杯的吉祥物“纳兰吉托”是西班牙的特产——橙子;墨西哥人没有忘记给他们的吉祥物“皮克”戴上传统草帽,草帽下是一个拟人的绿色辣椒。

意大利人在1990年世界杯上极尽浪漫与想象,他们的吉祥物“恰奥”同样别出心裁,是以足球和积木拼成的人的造型。

此后的世界杯吉祥物由动物当道,除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吉祥物是“阿托”、“尼克”和“卡兹”3个小精灵,1994年美国世界杯的吉祥物“射手”是一只卡通小狗,1998年法国世界杯吉祥物“福蒂克斯”是一只小公鸡,2006年德国世界杯吉祥物“格列奥”是狮子,2010年南非世界杯吉祥物“扎库米”是一只绿色卷发的豹子,2014年巴西世界杯吉祥物“福来哥”是卡通犰狳,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吉祥物是西伯利亚平原狼“扎比瓦卡”。

接下来,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拉伊卜”登场,它以阿拉伯传统服装头饰为设计灵感,中国球迷为它起的绰号是“会飞的饺子皮”,甫一亮相就拉满了好感度。

预测世界杯比赛赛果是广大球迷乃至专业人士喜闻乐见的活动。君不见,哪怕给自己招来了比“球王”更深入人心的“乌鸦嘴”绰号,贝利依然锲而不舍地对世界杯进行预测。只要功夫深,倚天剑也能磨成绣花针,这不,从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这28年里,贝利起码预测对了西班牙夺得2010年南非世界杯那一次。

2010年南非世界杯,在2008年欧洲杯上闯出名头的章鱼保罗再现“精准预测”,从德国队的小组赛到最后的冠军归属,8次预测全中。此后动物界摩拳擦掌,巴西海龟、迪拜骆驼、德国大象……都加入预测行列,向“章鱼帝”的地位发起挑战。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明星预测动物”是猫,俄罗斯冬宫博物馆派出了名叫“阿喀琉斯”的“警卫猫”进行预测,但“阿喀琉斯”预测的准确度飘忽不定。代表北京故宫博物院出战的“白点儿”和“长腿儿”两只猫则联手猜中8场比赛赛果,笑傲俄罗斯同行。

去卡塔尔看世界杯,有哪些美食需要“打卡”?卡塔尔世界杯“交付与传承”组委会官博早早就给出了答案,并贴心地列了一份清单,从高碳主食到减脂沙拉,从可口甜点到“冬季的第一杯奶茶”均在其中。

卡塔尔焖饭、甜粉丝炒蛋、羊肉炖菜、鸡肉炖菜、黄金鹰嘴豆泥球、西米露、鸡肉小麦粥、香料奶茶、黄金炸糖丸……只看名字就已经令人食指大动。

看世界杯比赛时,喝一杯是不少球迷的选择,但在严格控制酒精的卡塔尔,观赛期间“能饮一杯无”受到世界各国球迷的广泛关注。2016年时,卡塔尔方面计划在世界杯期间维持在街道及包括体育场在内的公共场所不得饮酒的禁令,但随着赛事临近,这一禁令做了调整。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首席执行官纳赛尔·阿勒哈特9月表示,在世界杯期间,球迷可以在特定区域购买啤酒等酒精饮料。此外,国际足联也表示,相关商家将在世界杯球场周边的售票区域提供啤酒,但不会在体育场看台或大厅供应酒精饮料。

10月7日,江苏昆山,2002年韩日世界杯国足出线周年纪念活动,米卢和昔日弟子们合影。图/IC photo

记忆中的世界杯画面有悲有喜,有年少张扬,也有英雄迟暮,只是关于中国队的世界杯记忆有且只有2002年那一次。

2022年2月1日,中国男足国家队在12强赛客场与越南队的比赛中1比3告负,提前两轮宣告无缘卡塔尔世界杯。从1957年起,中国足球已12次冲击世界杯,但其中只有一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

2002年的第17届世界杯由韩国、日本共同主办,这是世界杯首次在亚洲举行,也是首次由两个国家合办。中国队在“神奇教练”米卢的率领下,从10强赛一路突围,但定下“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目标的中国队没能在世界杯小组赛上有所作为,三战皆殁,黯然回家。

此后,冲击世界杯成了中国队遥不可及的目标,或许下一届扩军至48支球队的美加墨世界杯将成为新的机会,届时亚洲有8.5个名额。虽然国足的最新排名是亚洲第11位,但终归看起来会容易一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